百家网 > 武侠仙侠 > 圣师魔命 > 第五百零六章天地生杀之机
    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

    太古神镜旋转不息,世代交替,只留回忆。回忆变为传说,传说转化成神话。当同一世代轮回再临时,神话也随之烟消云散。在一个被某些人称为第三世代的世代中,新的世代尙未到来,旧的世代早已逝去。一阵风在葬玉群山刮起。这阵风并非开始,太古神镜的转动既无开始,也无结束。但它确实也是一个开始。

    天地生杀之机,皆一气流行。有生机必有杀机,所谓“无阴不能生阳,非杀无以卫生”也。天地人概莫能外。秋冬肃杀,龙蛇蛰伏。春夏阳长,龙蛇出窟。人发杀机,欲建功立业,革故鼎新由是则旋乾转坤,天下为之震荡矣。然人发必正,乃成正果。

    凌冽的风扫过狭长的山谷,弥漫在空中的早雾将一切都染成了蓝色。山坡上,有些地方被苍郁的常绿乔木所覆盖,有些地方还只是裸露的泥土,但野草和野花很快就会在那上头萌芽、绽放。风从被掩埋了一半的废墟和残破的赑屃文昌塔旁边呼啸而过,所有这些难以朽坏的东西,都已经随着它们的建筑者一起被人们所遗忘。风在升腾,在吼叫,它掠过永远不会融化的雪岭,在嶔岩上难以记数的刻痕中留下了自己的来过的痕迹,和皑皑雪山融合在一起。

    平地的冬天或者正在消褪,或者已然离开。但在高原峻岭上,它还会逗留一段时日。山腰间,大片的白雪仍然清晰可见,只有常绿乔木还保留着它们的针叶或绿叶。其余的草木就算还活着,也都是光秃秃的样子。成片的棕色和鸦青色之间偶尔会露出几块不生植被的岩石。除了山风吹过雪堆和石块时发出的唏簌声,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大地彷佛正在等待,等待着某种东西的爆发。

    子恒骑在马背上,停在茂密的乌心石和松木林间,他打着哆嗦,将身上的狐皮领披风又拉紧了些。他已经尽量将披风拉紧了,但另一只手上的长弓和腰间的大斧却无法让披风能密实地裹住他的身体。这是一把镔铁打的好斧头,欧阳潜师傅打造它的时候,子恒还在为他拉风箱。

    冷风掀起子恒的披风,将兜帽不断地从他满是卷发的头上向下拉扯,又一次次钻进衣服的缝隙中。子恒活动着皂靴里的脚趾,在高尾马鞍上挺了挺腰。他的心思并没有放在四周的寒冷上,而是将目光落在五名同伴身上。他暗自寻思,他们是不是和他一样有所察觉,不是他们被派到这里来的目的,而是别的东西。

    拳毛騧,这是子恒为自己的坐骑取的名字。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烦躁与懊恼,不停地摇曳着脑袋。

    子恒想,我已经厌倦了所有这些等待,所有这些无能为力的忍耐,这一切要到何时才会结束?

    他在无意中闻了闻抚过身边的风,几乎全是马匹的汗味,其中还搀杂着凡人的味道和汗味。一只兔子在不久前刚刚跑过这片树林,恐惧让它全力狂奔,不过一直在追踪它的狐狸并没有在这里杀了它。子恒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慌忙停止了探索。

    子恒想:我应该让别人认为,对于这些风,我的鼻子和他们的一样迟钝。实际上,他宁愿有那样一个迟钝的鼻子。我不会让纯熙夫人在我的鼻子上打什么主意的。

    彷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刺激着他的思想的另一面。子恒拒绝去思考这一点。他从来没有向他的同伴们提到过这种感觉。

    其他的五个人骑在马上,手里紧握着神臂弓,眼睛同时搜寻着头顶的天空和身边的山坡树林。山风吹起他们的披风,彷佛飞扬的旗帜,但他们看起来对此毫不在意。双手巨剑的剑柄穿出披风上缘的缝隙,突出在每个人的肩膀上。看着他们剃光头发,只剩下一束发髻的头顶,让子恒觉得更加寒冷。

    对于他的这些同伴来说,这样的天气已经算是春天了。这些人身上所有的软弱经过捶打淬链,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锻链他们的,是子恒所见过最为苛烈的熔炉。他们是句町人,防御整个灭绝之境的边夷。

    在那个地方,黑水修罗每一夜都有可能朝他们发动袭击。即使是普通的商贾和庄稼人,身上也都随时佩戴着弓与剑。而这些人不是庄稼人,他们几乎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是以战斗为全部生活的武士。

    子恒有时会感到奇怪,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服从他,并一心追随他的领导。似乎他们认为,他拥有特殊的能力,能通晓他们所不知道的知识。或者,是因为我那些朋友们的关系?子恒觉得有点讽刺。这些人个子都没他高,体格也没他壮硕。那段小铁匠的岁月给了他超过一般人强壮两倍的肩膀和手臂。不过,他现在每天都会梳梳刚长出不久的胡子,以免这些人笑他太年轻。当然,这只是一些友善的玩笑。不过,子恒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可不想让他们轻视自己的意见。

    寒风让子恒打了个冷颤,也让他想起自己的使命是保持警惕,监视四周。他检査了一下搭在长弓上的箭,抬起头,沿着向西方延伸的山谷,朝远方望去。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