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权臣娇宠掌上珠 > 36、过夜
    第三十六章

    其实,常念也知晓她剃的胡茬不干净。

    因为昨夜又戳到她了!

    只是那会子紧张得不行,全身心都在宁远侯这个不知还有什么花样的男人身上,实在无暇顾及了。

    今儿个一看,下巴都被磨擦得红了一块。

    莫说那水润润的唇瓣。

    春夏二人惊讶极了,匆忙拿药膏给她抹上,又不由得想,昨夜不是安安静静无事发生么?这痕迹哪来的啊?

    那样私密的情.事,只有少数几个水房当差的仆妇知晓,几个人嘴巴严实,半点不敢多说。

    常念羞耻得不行,自然也不会多说,胡乱说是梦游磕到了,身上的药膏都是自己抹的,随后说要睡觉了,便打发了她们出去。

    她窝在被子里看那双份检讨及誊抄的军规。

    沉甸甸的,竟有三四本书籍厚,也不知江恕哪来的时间写,翻开前,她以为是潦草敷衍的字迹,他一个武夫,五大三粗的,虽比军营那些汉子好一点,然于文墨上自然比不得谦谦君子,遑论这么多,或许也没有那样的耐心和沉静。

    如是想着,常念翻开了第一页,那遒劲有力的字迹却叫她惊讶了一瞬。

    整齐划一,页页如此,便像他这个人一般,严苛刻板,凌厉硬.挺。

    常念仔细看着,也并无错字漏字,及至那两份检讨,一封五页,内容规整,她看完都不禁叹为观止。

    她夫君不仅字写的好看,文采也不错!

    若是参加科举,莫说探花郎,状元郎都不在话下。

    “嗯,不愧是我常念的夫君,好极了!”

    江恕走进来,正听到这一句,他微微顿了顿,冷硬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个浅淡的笑。

    昨晚还气鼓鼓咬着他骂禽.兽呢。

    常念就是这么个性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烦没恼,既活着,便极力叫自己畅快。

    毕竟哭是一天,笑也是一天。

    三日后,秋姑姑亲自送了衣裳来侯府,虽是日夜兼程赶制出来的,然做工针脚都是极好。

    常念展开后,叫春夏二人帮忙拿着,自己则站到一边打量一番,笑弯了眼儿。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灯会上她与夫君一起出现是何等的惊为天人了!

    大晋朝繁荣昌盛,国泰民安,京城有初一十五办灯会的习俗,虽是多年如此,于京城百姓而言实在是不为稀奇,但常念从未去过,是以,前几日便开始期待着,日念夜念,终于到六月初一,早早用了膳,又特地留着些肚子,没全然吃饱。

    江恕答应了她,这日推了手头事务,留出足够时间,很早便回了府。

    申时二刻,太阳还未落山,常念就推着他去换衣裳了,她给他挑了那套玄色的锦缎长袍,神神秘秘地说:“有惊喜!”

    江恕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裳,干净整洁如初,不过看着她那亮晶晶的眼,倒也愿依她去换。

    常念的衣裙早穿好了,她的是一套芙蓉色渐次晕染的襦裙,外罩一层乳白色暗绣雪纱,腰间环配半月玉佩,发髻上特簪了那支水晶步摇,她皮肤白皙,配上这样干净剔透的玉石,更显轻盈仙姿,不落凡俗,清冷绝美。

    待江恕出来,她立时两步走上前,惊讶道:“你也有半月玉佩,跟我这个是一对呢!”

    她特地拿起来两块玉佩拼起来,正好严缝丝合。

    江恕垂眸,淡淡笑了声,看到她袖口的暗绣花纹,遂抬起手臂。

    “花纹也是一样的!”常念拉着他胳膊,视线上移,到交叠贴合胸膛的衣领,虽是玄色,然针线都掺进了银线,侧面看时,像是她身上乳白色的雪纱一般,各处细节完美贴合,哪怕粗粗一眼,就是有种恰到好处的设计感。

    张嬷嬷在一侧笑道:“这么看,我们侯爷和夫人更有夫妻相了。”

    常念满意了,拉着江恕的手出了朝夕院,哪知,外边才是酉时,夏季太阳落山晚,少说还有一个时辰才天黑。

    常念脸上的笑顿时没有了。

    ……有点尴尬。

    江恕若有所感,侧身看了她一眼,语气迟疑:“不如,先去天香楼坐坐?”

    天香阁是京安大街最兴隆的酒楼,口味天南海北,颇受世家贵族追捧。

    常念点点头,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小声问:“侯爷,我是不是耽误你公务了?”

    “没有。”江恕语气平平,听不出喜怒。

    常念如今得了经验了,不能乱猜宁远侯的话,他说没有就是没有,于是上马车后,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遂又安分坐好,好奇掀开车帘,看街上人来人往。

    江恕微愣,薄唇抿紧了些。

    一路安静,或是说,常念的心思都在这繁华的京城,及至天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