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续义传 > 第一回 梁山泊星主魂托 天帝殿继忠重游
    https:///>诗曰:

    天罡地煞命归天,雷霆神将衣锦还。

    忠义堂上天机辩,只听一方勘因言。

    星主魂托继志人,空灵世间尚存真。

    只待一朝风云起,天下好汉聚义来。

    话说这济州境内的水泊梁山本是为那宋公明、卢俊义等一百零八位忠义好汉之居所,只因世道险恶,昏君奸臣当道,民不聊生,方才群星下界,聚义于此,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受朝廷招安,澄清庙宇,报国尽忠。可谁曾想那朝廷却不辨忠贞是非,派那天师所言的雷祖转世的张叔夜携着雷将云天彪、陈希真三十六人并上徐愧等十八人一路围剿,最后四路大军共二十万人齐攻水泊梁山,哈兰生打碎忠义石碑,云天彪砍倒杏黄旗。昔日一片生机世外桃源,此刻却已是惨绝人寰之地。只听当下是哭嚎之声遍地而响,无名之尸,少手断脚,死不瞑目,惨不忍睹景象比比皆是。其大多为梁山泊附近村寨内的小民,张叔夜擒获贼寇时正于忠义堂石碑前勘言,云天彪却私自下令屠寨,邓宗弼、辛从忠、张应雷、陶震霆四人欣然领着各部兵马应往,直杀入梁山附近村落中,且都传令自家士卒,但凡是水泊梁山方圆百里处的小民,不问来由,皆是贼寇之属,富户便为大盗,穷家就是小盗,擒住后不问情由,即刻就地杖杀,满门抄斩,并尽数夺其家财,完事后都要放火烧屋,毁尸灭迹,这场大火一烧水泊连续三天三夜,尚都还不能灭,直至第五日方才乌云遮天,天上降下漂泼甘露,一把灭了那火,这里暂且按下不细提。

    且说在这青州城外偏西北三百里处的地界上有一座高山,旱地拔葱往上起,直入云中,仙气缭绕,山上还多产各种嶙峋怪石,且都坐天造的南朝北便,人人便都唤它叫作北峰山,这北峰山上顶头处有一座古寺,年代已是很久远,不知是何时朝代所修,平日虽里久食世间烟火,也无个大名,家家口口相传,便都叫它作青华寺。这寺内有僧众几十余人,寺内住持本姓也巧为僧,是青州本土人士也,并无人知其真名,只道是法号继忠,时年仅三十九岁便成了寺内住持,也是当时的一代名僧。这僧继忠生的是瘦脸长面,卧眉龙威,肃气侧漏,明明是个出家之人,却有一副八尺上下的虎躯。每日只是著书打坐,静心修禅,不肯过问世事,人都道他自是有通灵仙佛之妙,祈禳经文灵验无数,因此周方百姓皆称号他为弥勒佛。

    却说在这日早时,一下山化缘的僧徒忽中途返还,告知寺中众僧道:“天子发文告知天下各州县,说在济州水泊梁山作乱的众贼已被郡王张叔夜携天兵二十万,天将三十六人彻底剿灭,为首的那宋江三十六人要于今日午时三刻押解在京城市曹菜市口处凌迟处死。”众僧听罢,都议论纷纷,有的说:宋江可怜,被官府逼得无地容身,做了强盗,今番却又吃擒拿了。有的说:宋江是个忠义的人,为何官家不招安他做个官,反要去擒捉他?僧继忠听完,不发一言,转身默默进入房中,众僧徒知道师傅脾性,皆不敢上前去过问,殊不知那僧继忠走入房来,把房门关紧,这房里靠墙供桌上摆着一座朱红的天神像塑,模样却是奇怪,不似西佛东天帝,只如涅槃大罗仙。僧继忠踱步来到神像面前蒲团上,目视良久,叹道:“虽不再问世事,可这四海八荒,若连宋公明都不为忠义之人,谁还会是?”又自顾自的打坐来念经,半晌时辰,僧继忠忽听得耳旁似有人在低语道:“僧继忠、僧继忠,继我等之志,忠义而生。”僧继忠心头猛的一惊,直站起身叫道:“是甚么人。”却见得眼前那尊神像脸部突然开裂,咔的一声冒出一阵黑烟红焰,卷成一团旋风,当中一颗白星,似有生灵般直点入僧继忠眉心处,形成一颗朱砂红痣,僧继忠只觉自己头晕目眩,却恍惚见那黑烟却散做一百零八束,飞出窗外,直冲云霄。只是异像,待僧继忠回过神来,仍是一切如初。

    待到第二日早时,僧继忠携着两名弟子下山去为一户农家西去的双亲念经送终,行至半山腰处,身旁的一名弟子忽听得树林中有妇人啼哭,寻声而去,只见一妇人身着一身白色血衣,坐在一个树墩上,手里拿条白绫。看那妇人,虽无十分的容貌,也有些动人的颜色,拭着泪眼,但见:

    泪眼汪汪落珠泪,病云愁雨秀蛾眉。

    素白旧衫浸人血,玉簪折裂蓬鬓红。

    见有人来,那妇人急向前来,深深的道了三个万福。僧继忠便问道:“敢问这位女施主是哪里人家,何故在此啼哭?”那妇人便道:“这位长老不知,且容奴告禀:奴家本姓程,是河东上党郡人氏,家父乃是前东平府太守程万里,因平日里贪得无厌,人神共愤。故而梁山好汉前来讨伐,奴家平日里就与东平府里的兵马都监董平将军情投意合,奈何家父妒贤嫉能,不肯让与这桩婚事,后梁山兵马打破东平府。奴家方能与董将军共上梁山,结为夫妻。后被大头领宋公明的安排共同驻守曹州,可前不久朝廷大军围剿曹州,奴家夫君董平将军不幸战死沙场,后官兵破城,竟下令血洗曹州,是男便杀,是女便奸,奴家是躲于乱尸之下两天两夜才得以幸免于难,无家可归,四处逃难,今日逃奔此地,不知还有何处可去,故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