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续义传 > 第五回 华阴县豪侠聚伙 凉水亭英雄归心
    https:///>诗曰:

    罗海慧眼识豪雄,李家兄弟三侠英。

    所言无非为世俗,谁知末世百姓愁。

    水亭桌前食牲肉,三巡酒过诉心情。

    即非星耀下凡人,只道他日助天公。

    话说当时那李充正要与罗海说着自家二位兄长详情,未曾开言,只见店门处却走进一大汉,直接一脚踹开店大门,大踏流星般的撞进店里来。罗海看去这人模样,却是暗自吃了一惊,看那人生得如何?但见:

    一身黑熊粗身肉,两道赤黄横粗眉。

    双眼赤红如泣血,发丝乱系浑铁刷。

    李充见了那人进来,秀嘴微弯,便起身过来引着向罗海介绍道:“说曹操,曹操到。罗海哥哥慢看,这位便是我那二哥李洪鳄,因他这般模样,加之性情暴躁,又拳脚无人可敌,大家都称作他黑魔煞。”罗海张目结舌,看那李洪鳄足有七尺八九的身躯,略比李充高。浓眉大耳,粗鼻厚唇,嘴上点点胡渣缭乱,赤膊着上身,精肉如铁,两肩拴披着一件旧灰布衫,露出胸前一撮如卷黑毛,后背上刺着一红油油的罗刹,下面粗布腰带捆扎着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旧布鞋,人莫敢近。

    话虽如此,却需向众位看官题明一点,自古英雄不问出处,且莫多要指责其短,须知人无完人。这李洪鳄虽是脾气十分暴躁,却非地方痞癞,只是好着爱赌那一手小钱,有时一旦连输几回气恼来了,直接把人赌场连桌带椅的都给掀翻,三五十人都拦不得他。可他却唯独听他哥子李君一和弟弟李充的话,李洪鳄赌钱之财多为李充所供,损坏桌椅,李充自会来赔付。而闹事起风,因为李君一平日里就时常赈济穷苦人家,昔日又曾是朝廷大官,政绩斐然,上下皆服,辞官回乡后无任何积蓄,只有几口书箱,百姓看了皆叹其廉洁,李充酒店生意兴隆,李君一也从不准他二位兄弟铺张浪费,只好从节俭尚朴。在这华阴县城里称得上是位忠厚长者,街坊邻里都爱戴他,加之李洪鳄所为亦不算得什么大事,便也无多口舌要来指责。

    当下李充见李洪鳄回来,便叫一声道:“二哥,有贵客来!”李洪鳄睁起怪眼,气呼呼叫道:“有甚么贵客?这些日子里赌钱,输的没了分文,却不晦气!刚在赌场大打了一番,还气头正盛!”李充连忙引着罗海来见李洪鳄道:“此为大哥结拜义兄,岂不为贵客?”这李洪鳄虽是个粗鲁莽夫,听得是他哥子好友,一者是爱戴他哥子,二者是知这江湖中人规矩,三者自是乃天星交合,当下听了这话,慌忙是从旁拣一条红油板凳,坐于桌前,自倒碗白酒叫道:“啊哎,哥哥慢坐,有失远迎,有失远迎。”罗海亦斟酒回敬。三人复饮两杯,罗海问道:“敢问君一哥哥现在何处?”李充道:“大哥自那年辞官乡里,先是做了两年教书先生,又因直言政事,也不被学堂所容,现是在城东那头边一直替人摆卦算命,哥哥且请先吃几口酒,黄昏便当相见。”

    待到黄昏时分,只见店门处走来一人,年过四旬,似秀才一般打扮,手持把朱雀羽扇,身长七尺三。身穿一领短褐袍,腰间系着一绦带,侧首别着块翡翠半月玉佩,脚穿一双多耳麻鞋,青面黄皮唇朱红,一双杏子眼,开合如羽箭,两分剑锋俏眉,三寸细髯须垂。这李家三兄弟,虽是同一娘胎所生,却是各生有三个模样,李充白面如玉,李洪鳄锅底黑脸,眼前这黄面皮人便是那麒麟角李君一,曾有一首诗赞这李君一的好处:

    腹中万卷经书,谋略机巧心灵。

    兵法智比孙武,才华巧妙范蠡。

    诡道麒麟生角,进士岂可匹敌。

    英雄久居隐世,出则天下分明。

    当时李君一正好算卦归来,一只脚才刚踏入店门,就见自家二弟三弟都在店里谈笑饮酒,便问道:“二位兄弟何事甚喜?”两人指着罗海笑道:“大哥有贵客!”罗海起身笑着作揖道:“君一哥哥,好久未见了,兄弟来打扰了。”李君一见是罗海,大惊道:“贤弟,甚么风吹得至此?快快上酒来!”等到四人坐定了,不待其他小二来,李充又起身去打了一桶酒来,李洪鳄自己去把桌上狼藉收拾净了,兄弟二人又把四只大盏子摆开,铺下四双箸,放了四盘菜蔬,再叫个小二打来一桶酒,放在桌子上。又切了十斤牛肉来,端了四个馒头来,李洪鳄道:“还请哥哥莫要笑话,没甚接风洗尘。”罗海道:“休恁地说,到来相扰,多激恼你们。”几人大笑,只顾筛酒,桌上饭食肉菜,几位好汉狼餐虎食,又吃了一回。

    看看眼下天色渐晚,店内客人也来多,其他几个小二忙不过来,李充也不时要去搭把手,罗海便又寻思道:“这酒店里人多眼杂,今夜必是得在他家权宿,到那里却又理会。”不一会儿,果然是听得李充道:“今夜天色晚了,还请哥哥权在我家宿一宵,明日却再计较。”罗海道:“某来这里走一遭,千难万难,幸得你们兄弟几人今日做一处,眼见得今天这席酒又不肯要还钱。而今晚又借李充兄弟家歇一夜,兄弟还有些银子在此,相烦今天店中一切花销净算兄弟头上,再沽几瓮酒,买些肉,又寻一对鸡,夜间同一醉如何?”李洪鳄道:“那里需要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