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续义传 > 第六回 麒麟角兄弟入伙 小诸葛遇师从义
如珠,倚马文章七步诗。

    锦绣心肠能儒面,山川秀丽见丰姿。

    陈思妙句应无敌,卫姿仪容赛宋玉。

    一代文才谁得解,能挑卓女小诸葛。

    这李君一尚还在做教书先生时便很是器重雷羽,将自己毕生所学都倾囊吐袋的传授与他,雷羽见李君一能这般爱他,也是心怀感激的敬重李君一。时过境迁,岁月如梭,历历在目。当下李君一立这目视良久,脑中思绪万千,那边雷羽望眼见到李君一也在这人群之中,吃了一惊,连忙停下手中活艺,讨了回钱,两步走来三拜李君一道:“久日不曾见过恩师了,弟子可有失远迎。”李君一回过神来,笑道:“徒儿,如何到这里来?”雷羽道:“此处人多眼杂,恩师并着几位哥哥既然是到此了,且先去和学生我吃去几杯酒为好。”李君一应允,李充取出点碎银,递与浑家,吩咐自家浑家道:“你且先去找处茶馆安歇,稍后我便来接你。”浑家应了。

    那边雷羽收拾了自己身上行头,毕恭毕敬地领着李君一几人,转弯抹角的来到了这州桥之下一个有名的酒店。门前挑出望竿,挂着酒幌子,漾在空中飘荡。五人上到酒楼上,真是座好酒肆,曾有名家在此题过几字:“未遂平生志,高歌入醉乡。”几人拣了个天明阁儿里坐下。雷羽扶请着李君一坐了主位,让李洪鳄,李充坐其左右两旁,罗海坐对席,雷羽自己去挑个下首坐了。酒保唱了喏,认得雷羽,是个常客,便道:“几位客官,是要打多少酒?”雷羽道:“还先请打五角酒来。”酒保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又问道:“官人,吃甚下饭?”雷羽道:“主人家无需多问,只顾卖来,吃完我一发算钱给你。今日我要与恩师痛饮一番。”酒保下去,随即烫酒上来,但是下口酒食,也只顾将来,摆一桌子。

    当下酒已至数杯,李君一问道:“自那年分别,想来也是寻味,徒儿何时也来的此地?”雷羽道:“自那年恩师走后,徒儿也觉得区区一小小学堂无处能施展自家一身抱负,便只身去了四海游学,几年时间仍是起起伏伏,上月想着来这定州投奔我那在州府里当孔目的叔叔雷邦。不想才刚到此地,就闻叔叔早已于半年前病逝,世道又坏,徒儿无处讨生,只好靠些活艺在此为以生计。这岂能是长久之计?近日打听得城外的百花山上有一彪好汉在聚伙,行侠仗义,可以上去安身,只可惜无人引荐,苦在这里没个委结,不想今日还能见到恩师,当真是福祸相依。”雷羽诉说一番,几人心里却是暗自欢喜,罗海便顺言诉说了山寨刀割辛从忠,自己下山寻找天下好汉的事,并聚伙李君一等人都备细说,见那雷羽听得双手托腮,两眼放光直入迷,便道:“既是雷羽兄弟也有意要来入伙,何不现在就与我们一同去往山寨。”

    雷羽听到这话拍手大喜道:“多谢众位哥哥厚爱。”当即是点头应允,五人狼餐虎食,将桌上酒肉一并吃光,付了酒钱,雷羽拣好了包裹,李充则快步先去路边茶馆里取了自家浑家来。人已齐全,罗海方才引着几人沿一条崎岖小路上山,却不走大路上山。原来早在罗海入伙百花山前,李全、王皤便大刀阔斧地在山上布防,看那上山大道光滑平坦,实则路上早布下多处陷坑暗洞,防不胜防,抵御官军,不在话下。若是无人引路,除非是爹娘给生有鸟翼,否则到此便是要被落下擒拿。小路蜿蜒到得山前,众人看那关时,都摆着强弓硬弩,灰瓶炮石,再来到山寨前,端的是一险要去处,但见:

    千千剑戟列队排,万万刀枪拍对乱。

    山林竹枪森似雨,绝径林峦卵石路。

    把关小喽啰在关上,看得自家三头领回来,飞也似的报上山去。不多时,王皤早领着两个小喽啰下山迎接众位好汉,李君一返还看那二关时,端的险峻:只见两下里山环绕中间山寨,山峰雄壮耸立,巍然陡峭,中间只有一条小路上关来。二道关上摆着擂木炮石、硬弩强弓,众人来到大寨前看时,有三座大门,一段镜面也似平地,门下立着十来个小喽啰,昂首挺胸,聚义厅上放着三把虎皮交椅,最后方立着两个灵位,一面是扑天雕李应的灵位,一面是及时雨宋江的灵位,前方供桌上摆着香炉蜡扦,托盘上都供着猪头、咸鸡,还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正是那雷将辛从忠的项上人头,历经这些时日下来居然都还未腐化,想来也是有问题。再看众小喽啰都手拿着刀枪棍棒,立在聚义厅的将军柱两边八字站开,威风凛凛,有如天兵天将般。李君一赞道:“果然是处好汉聚伙之地!”

    罗海引着王皤到众人面前,说了王皤情况,又依依介绍李家三兄弟、雷羽这四位好汉各自的姓名字号,王皤大喜道:“平日便久听罗海兄弟言君一哥哥的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王皤亲自将李君一扶至正当中的交椅上,纳头便拜,笑道:“王皤乃一粗人,此番有失远迎,还望哥哥赎罪。”李君一答礼道:“不敢不敢。”王皤、罗海又命小喽啰去摆了接风酒,一面杀羊宰马,款待众人。吃至三更时分,众皆大醉,王皤腾出空房,叫小喽啰服侍几位好汉并着李充浑家好好歇息了。次日辰牌起来,王皤正于聚义厅上焚香祈祷,忽听得一小喽啰飞来报信,王皤接过来信一看,惊的是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