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续义传 > 第七回 华云庄李全遇险 岳州城阮武劫狱
    https:///>诗曰:

    少时励志男儿郎,习得武艺卖帝王。

    企知庙堂朽木奸,遍地文武禽兽禄。

    严于律己清肠透,同流合污谁肯甘。

    人生自古谁无死,只愿此生浊混荡。

    却说王皤正于堂中上香,忽一小喽啰飞奔跑来道:“二当家,大事不好矣!”王皤问道:“何事惊慌?”那喽啰将封书信递与王皤,王皤结接过书信一看,真是一盆凉水浇心窝,信上写着八个大字:

    “形势危急,备兵御敌!”

    署名是白平鹰李全,诸位看官可是疑惑?且听我解释此话缘何而起,原来李全自那日出山寨去岳州寻访阮武,因其早已被官府通缉,不便于招摇备车,只得轻装简行,白天住宿荒野小店,至夜方才动身起行,一连十日方才到达岳州境内,无有话说,却不想到了那岳州城门处却坏事了,原来在进城北门关口处有大批官军在把守,一簇人围着榜看,只听读得:“榜上第一名正贼李全,系郓城县人氏,第二名从贼王皤,系川蜀人氏,第三名从贼罗海,系杭州人氏。这三人啸聚山林,危害定州,有谋反之心…”李全听得其中有自己,急忙假意坐于路边,低下头去,忽瞥见得一红厢马车驶来,车厢内盛满了蔬菜萝卜,刚好行至李全跟前时,那车夫下车净手,后箱正无人看管,李全趁这空,一个翻身,摸进后箱,躺在菜堆里,待马车起驾,李全曾练有闭气功,能屏气一刻钟不红脸,故而把门官兵搜查未被查现。

    且说这马车转入城中,径直地驶入城东一条巷子,停在一边,李全用头顶开车厢后盖,露出条缝,两眼四下观察见无人,便翻身轻手轻脚的爬出了马车,又见眼下天色已晚,便暗自想道:“天色已晚,我且休整一日,明日再去寻访阮武哥哥不迟。”,李全径拐到路边一家客栈,门前左右各有两颗参天柳树,三四人抱不交,这间客栈名唤华云庄,说起这华云庄,也是名贯整个岳州城的一座名楼客栈,规模敞阔。曾有诗客赞曰:青天骑白龙,我欲因之梦吴越。长风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怎的规模?但见:

    四周院内,松柏掩映。花木扶疏,方砖铺地。

    花墙环绕,台阶曲折。古朴典雅,谈笑鸿儒。

    这华云庄的掌柜本家姓黄,是岳州本土人氏。早年曾于河北大名府里的翠云楼里拜师学过艺,故而回乡后开了这华云庄,当下站在柜台处纳客接物,见李全走来,眉弯半月,连忙招呼接入里面入座,再叫伙计去杀鹅宰鸡,李全吃了一回,酒足饭饱,又叫小二引着去楼上客房歇息。

    再说那店小二把李全送入客房,关上门,粗一回想那李全模样,甚是像榜上捉拿之人,又一想这两日街上传言有啸聚山林之人出没,便偷摸下楼告掌柜商量道:“我观此人甚是像那榜上要捉拿之人,倘若事发,还得连累我们,不妨去告知官府来抓。”掌柜却骂道:“怎的行!我们开店的切不可坏了江湖上的这些英雄好汉,不是好惹的!”掌柜骂走了小二,自己关上店门,上铺睡了,那店小二不吭声,自己也去睡了。

    古语道:“最毒人心。”只见那店小二略睡一睡,却放心不下,爬将起来,见掌柜等人皆已睡下,趁着夜色溜上大街出巷子,连爬带滚的报与衙门,这岳州的现任知府姓高,双名三豹。平日里是花天酒地,昏庸无能,鱼肉百姓,收受贿赂更是数不胜数,人都叫他高扒皮。其安排的府衙总督头宋天宝更是个地痞出身的流氓恶霸,平日里就在街上无恶不作,却只因为贿赂了高三豹许多金银,就能得了这个官职来做,却只是能在百姓面前作威作福,好事一件也干不成,岳州百姓无一不恨这二人。当下那高三豹一听这店小二的话,大吃一惊,急是让宋天宝领了数十个做公的快步赶到华云庄,李全睡下才争不过一个时辰,只听得胡梯边脚步声响不断,有人奔上来。客房门外呐声喊,几个做公的已抢到楼上,李全吃了一惊,闯出门外手起脚落,打翻了两个公人,但好虎难架群狼,宋天宝喝令众衙役一齐扑上,把李全按在地上用绳胡乱捆扎着,径解到府衙里厅上。

    知府高三豹看了李全模样,大骂道:“你这大胆贼徒,我正欲带兵去擒拿你们!你却要来自投罗网,若不是有那小二通风报信,险些误了我这岳州一城良民,快招你的情由!来怎地?”李全闭口不言,宋天宝大怒道:“这等贼骨头,不打如何肯招!左右与我加力打这厮!”两边走过狱卒牢子,先将冷水来喷腿上,两腿各打一百大棍。直至皮开肉绽,李全依旧咬紧牙关,不言半语。高三豹便道:“且把这厮长枷木杻,送在死囚牢里,等本府过几日剿灭了幕阜山上的匪祸,一并送去京师邀功处斩。”宋天宝便领着人将李全押入狱底一间号房。

    却说那华云庄的黄掌柜自见了官兵突来把李全擒拿走后,心神不宁,再去寻那店小二来问话时已是早不见了踪影,心里大叫不好,有意要救这好汉,但又无计可施,便想道:“我旧日曾拜访过幕阜山上的好汉阮武,与他有过一面之交,不妨去求他试试。”坐下又一想道:“我虽是知那阮武仗义疏财,若是这般拿金银去他也不会受,空手去只又怕是不合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