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网 > 综合类型 > 续义传 > 第十一回 酒沙门贪功中箭 疯武郎棍法扬名
    https:///>诗曰:

    山寨兄弟一家亲,岂是言口堪比完。

    凌空冒进遭此劫,却知顾法情如山。

    风会暗箭小人计,庞毅不明只助攻。

    生死铁棒碎天灵,暗记阎王判官勾。

    且说那日庞毅一箭射中阮武,本是要魂归九泉,幸得好汉僧继忠等人及时相救,方才脱离险境。回寨后李君一大排宴宴,款待僧继忠几人,李君一上前作揖,僧继忠连忙回礼,李君一看清僧继忠这模样后不禁是大喜道:“原是我的继忠兄长,当是好久未见了。”僧继忠亦是抚须笑道:“我当说是谁,久日不曾见过君一兄弟,却不想今日已做出如此大事来。”这二人相谈片刻,僧继忠又唤顾法、凌空二人来见过李君一。原来这好汉僧继忠在未入佛门之前,曾任过那青州府衙里的步兵都头,可因其家道早已衰落,上级贪污,年月粮饷也时常得不到发,僧继忠又不肯同流合污效仿他人去周遭村落打秋风,饿死不去做贼,时毕应元出任青州知府,恰逢青州大饥,毕应元无可奈何,全城百姓险些大多是真要饿死在街边。幸得时任尚书的李君一路过青州,见沿路百姓蓬头垢面,有诸多乞食者,李君一于心不忍,便自掏腰包叫随从去买来米面,挨个分发给众人,沿路百姓皆泪流满面,叩头言谢。李君一行转至城北门一树下,见有一人,衣着衙门都头官服,亦是奄奄一息靠在树边,不省人事,李君一连忙出手救助,赠予面食,那人便是僧继忠。僧继忠狼吞虎咽,将李君一赠予的一干米面吃了个净。二人互通姓名,僧继忠拜道:“多谢尚书大人出手救助,在下感激不尽。”李君一道:“青州官官贪污已为常事,朝廷无可奈何,壮士为何这般高洁于世?不去打秋风为生。”僧继忠道:“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浊我独清。若是为了区区钱财而同流合污,不如就此遁入空门,不问世事。尚书大人不也如此清洁。”李君一撇眉道:“壮士真要这般做?”僧继忠道:“世道险恶,我心已成灰,无话可说。”李君一便资助僧继忠潜心修学,虽是遁入佛门,然僧继忠心里感激李君一的恩情。故而僧继忠便与李君一便结拜为兄弟,然因僧继忠年长李君一一岁,二人便以僧继忠为兄,李君一为弟。众位看官,话及此处,便还需交代另一出事,且慢慢听我道来。

    这僧继忠自那日携着程莹儿从青州几日来至济州青龙峰处,便与顾法、凌空二人开始预备重塑梁山山寨。然因工程浩大,几人只得先在梁山泊残存的青龙峰一处先搭起栅寨,再逐步筹备钱粮人马。不觉已过十天左右,方才开始预备重修梁山大寨,却不想前日凌空下山采买马匹,却打听得定州城外发生了这般事情,回寨后报与僧继忠。僧继忠道:“可知那百花山上的好汉领头之人是谁?”凌空道:“听闻是曾经的朝廷大官李君一,不知可不可信。”顾法道:“若真是那李尚书,我可听过其大名,是个堂堂正正的清官。”僧继忠沉默半晌,当即拍桌道:“先且不说是不是我那君一兄弟其人,天下居然还有敢行此大义之人,我们这些岂能任其一人孤掌独鸣!”又探听得南城兵马司总管庞毅此刻正在带兵赶往定州百花山处,僧继忠知事情不妙。遂停下手上工程,当即点起酒沙门凌空与疯武郎顾法,带领一千精锐兵马,要赶奔定州援救李君一,可青龙山寨只留程莹儿一人留守,僧继忠放心不下,言道:“让我家妹子独自一人留守山寨,我怎能放心的下。”程莹儿道:“兄长多虑矣,莹儿武艺在身,足以自保。”僧继忠摇头。顾法道:“大哥这般说,兄弟倒是有一心腹之人,可保护莹儿妹子!”僧继忠道:“是何人可求?”顾法道:“大哥暂等一刻。”言罢,顾法直去后军备处,片刻带一赤膊大汉上到聚义堂来,僧继忠细眼一看,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那人是谁?有诗为证:

    八尺男儿气性高,仪表堂堂武义好。

    腰系虎皮金丝带,腹生青鳞细眼冒。

    铁索环臂无人近,削鬼断魂生龙皓。

    义士人称腹鳞龙,行侠江湖唤杨发。

    顾法带上这人姓杨名发,京西人氏。是顾法的江湖旧友,本为京城铁匠,却不想误了童贯那厮,不容于京城。此人天生有一对好臂力,熊臂虎背。两手合力竟能举起一尊青铜鼎,震惊京城。有一手打铁好技,打出的铁干净无污,却不过三十五六的年纪,略小于顾法,又因其腹生有一片青色鳞甲,故而人称他为“腹鳞龙”看这杨发虎背熊腰的身材,两只手臂皆用铁索缠绕,因其又曾与顾法教练过手,故而也有几分拳脚功夫在身,善用两把三十斤重的实心尖铁锤做武器,万夫不当。当下站在聚义厅前,不便就是一尊护法灵神。顾法引介道:“这位是小弟的结义兄弟杨发,力大无穷,可让他来护我们莹儿妹子周全。”僧继忠大喜,当即拜谢杨发,杨发连忙扶起僧继忠道:“区区小事,何故这般,哥哥大可放心去!有小弟在,莹儿妹子必不会出事。”僧继忠打消顾虑,便点起一千小喽啰,带了凌空、顾法,径往定州百花山而来,前话说完。

    却说风会、庞毅二人退回狐林营中,风会请庞毅坐于上座,道:“此次多谢致果哥哥相助,可惜这贼寇命大,未能当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