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央,父女二人皆是沉默了下去,旋即慕小橙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她向父亲道:“真的是这样……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慕清风看了一眼慕小橙,对于慕小橙的疑问他也是理解的。

因为苏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啊!

既然是人类为什么会存活下来?既然存活了下来,那他是否知道了关于灵界的事?

想着想着,慕清风的眼神也凝重了起来,他想的比慕小橙更远,也比慕小橙想到更广。

因为他可是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而在这些组织内的人无疑不是非凡之人!

他们对于知晓灵界的人亦或者见过灵界的人可谓是见者必杀。

这小子身上沾染了灵界的气息,想必也是接触过灵界的人亦或者是直面过灵界之人!

他想不明白,对方既然在苏沐的身上留下了灵界气息,为何没有杀了他,因为这可是整个灵界都不容驳倒的铁律啊!

总之不管如何,为了他自己也好,还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也必须要为苏沐治好残疾。

因为他们是灵界的善灵。

慕清风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旋即他微微招手示意慕小橙过来。

而脸色微沉的慕小橙看见父亲叫自己过去也是微微疑惑,但她也没有多想,走向了父亲。

慕清风轻轻靠在慕小橙的耳朵边不知说了几句什么,旋即慕小橙的脸色露出了一丝震惊。

“父亲!真的要如此?但会不会太冒险了!”慕小橙盯着自己的父亲,沉声问道。

慕清风看向那小木屋,双目似乎能透过木板看向那坐在轮椅上的叶玄,他轻声道:“此子,有些让我看不透!最关键的是他的身上不止有一种灵类气息!而且都是恶灵!”

慕小橙的神色露出一抹无法置信,她有些失声道:“恶灵?!这怎么可能!他既然遇到了不止一种恶灵,他是怎么活的下来的!不,这不可能。”

“父亲,你是不是感应错了?”

慕清风的目光微微有些复杂,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大手轻轻地放在慕小橙的肩膀上道:“你忘了吗?你父亲可是一位药剂师,论气息辨别,无人能出其药师左右!”

慕小橙的神色一变再变,她轻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动用那个东西?”

慕清风微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小橙啊!你还太年轻,你既然知道他遇到过不止一种恶灵的气息,那为何又没想过他竟然能在这里平安的活着!”

慕小橙瞳孔微微一缩。

是啊!苏沐既然遇见过恶灵,依照恶灵本性的残暴邪恶,以及那灵界不容置疑的铁律来说是不可能存活的。

他能在这里唯一的解释就是说他有高人相助!

而能帮他守护住并且抵挡了一波由又一波恶灵的袭击,那必然是灵界的存在!而且这存在的实力必然不低,否则他(她)是无法护住苏沐的。

慕小橙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猛然看向慕清风道:“所以父亲您是想要以那件之物来博取苏沐身后的人的好感,从而帮助我们解决那件事?”

慕清风微微点了点头,他摸了摸慕小橙的脑袋笑了笑:“小橙,灵物再好也比不过自己的命,不是吗?”

慕小橙声音凝重地道:“父亲,难道它真的如同传说中那般邪恶与强大?”

慕清风点了点头,他的眼神里蕴含着凝重以及一丝恐惧,他轻声道:“是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七日后就会破封,到时候这片化连山必将生灵涂炭!不,是整片z城!”

慕小橙的神色带上了惊惧,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地道:“怎么可能?还剩下七日,先祖的封印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