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胖子的这一声大吼,屋内的四人也是面色微微一变,因为这声吼声实在是嘶声力竭,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然后爆发出的绝望喊声。

苏沐心中一紧,立刻就想到了之前那只诡异的小白兔,当下便要走出房门,而灵儿也是看了一眼苏沐,旋即化作一道红光钻进了苏沐体内。

这让得对面的慕清风眼皮微微一跳,原来这位前辈一直在苏沐的体内啊!

幸好自己之前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慕清风见到苏沐要推开门时,连忙喊道:“苏……苏小友请等一等!”

他之前见到苏沐那如同天神下凡的姿态后,这一声差点喊成苏前辈了。

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对苏沐体内的灵儿之敬畏。

他可知道,王族之人代表了什么含义……

苏沐止住了手,他疑惑地看向慕清风。

而慕清风稍微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上前道:“我在之前施展了结界,此结界会屏蔽里面对外面的所有声音,而不会屏蔽外面对里面的。”

“但它有个坏处,就是双向不能来往,会有一种特殊的灵力雷电阻止人进出。”

说罢,他掌心对着那木门处微微一抬,喝道:“收!”

旋即,那木门以及木屋周围处荡漾起一道道波浪般的纹路,随后似有一声“叮”的破碎声音响起。

慕清风这才道:“苏小友,已经好了。”

苏沐二话没说,直接推门出去。

他虽然心中刚刚对这慕清风的结界一手有些眼馋,但是胖子那一声大吼对他来说实在是不安。

当入眼所见外面的景象后,苏沐顿时目眦欲裂,因为在一棵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大树旁,张子义的身体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他的眼镜早已不知丢在哪里。

而在旁边,是倚着树干的胖子,此时的胖子脸色苍白无比。

而他的肥厚手掌也是捂着自己的腰部,在那里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此时,那道伤口还在汩汩地留着鲜红的血。

草地上已是被血染成红……

苏沐的眼眶颤抖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朝向二人,似乎是要抚摸一般。

而胖子此时也见到了苏沐,他咧嘴一笑道:“果然没让我和眼镜失望!沐哥,你真的恢复如初了呢……”

说完这句话,他似如释重负一般,头微微一扭,然后整个肥胖身躯便和张子义一起软到在了树根处。

苏沐内心突然升起恐惧的感觉,虽然这次恐惧与他第一次见到那畸形怪物时的程度不相上下。

但是性质不一样!

他非常怕……怕转眼间胖子与张子义就这么消失在眼前……

他正要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去,这时候,一只大手猛然按在了苏沐肩膀处。

原本要使出浑身解数力量的他,顿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镇压在了原地,但这股力量并没有伤害到他。

原来是慕清风!

苏沐头猛然一转,看向一旁的慕清风,他的眼神里透露着一股恐惧与疯狂。

慕清风见状,眉头一皱,沉声喝道:“苏小友,冷静!”

话音落下,一股精纯的木之元素自慕清风的体内爆发出来,形成一道绿色光圈,瞬间扫过苏沐的脑袋。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道光圈,苏沐那紊乱的脑海突然清醒了下来,他看到了慕清风脸上的极度凝重。

苏沐顺着慕清风的目光望去,随即心脏很是不争气的剧烈一跳。

在胖子与张子义二人不远处的另一大树旁,有着一个渺小的身影,但那渺小的身影此刻却散发出宛如灭世般的滔天血气。

邪恶,阴冷,血腥……

无与伦比的黑暗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