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太极图宛如一张巨大的磨盘一样横亘在这片天地,而在其下方则是满目疮痍的大地。

数不清的大树被拦腰压断,土黄色的大地上布满了宛如一张无比巨大的蜘蛛网裂缝,远方的群山也是崩塌了些许。

灵儿的这一招竟是恐怖到这种地步!

但,相应换来的是灵儿那无比萎靡的气息。

灵儿的纤手轻轻一捻,然后娇躯里散发出一道微弱的红芒,与此同时,那巨大的黑白八卦图渐渐开始消散。

厚重的威压也在此时消弭的无影无踪,而被强行压在地面的大多数动物则是瘫软的起不来身。

灵儿她控制着整个太极图在个别地方减小了威压,否则这些山中动物都会暴毙而亡。

只是她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关心这些无辜动物的生死了,明明她是……

不再念想其他事情,灵儿微微摇了摇头,旋即目光看向那躺在废墟中一动不动的苏沐,眼神里有一丝波澜。

她稍稍沉吟一会,旋即指尖划动,在那崩裂的大地上刻了几行字,随即便化作一道红芒钻进了苏沐的体内。

霎时间,这片天地仿佛都安静了下来,一切都变得寂静不可闻。

太阳依旧在天空慢悠悠地走着,似乎永远不会疲惫似的。

……

“呃……”

一声低沉的痛吟声响起,苏沐缓缓睁开了他的双眼,只是这个动作显得颇为吃力。

他的目光原本充斥着自信与光芒,即便当时自知自己要终生残疾时,即便自己在初遇到畸形怪物时的。

他的眼神都没有此刻般的灰暗。

看着太阳依旧在散发着无比毒辣的阳光,看着那一朵朵白云依旧在漫无目的地晃荡,他的心神久久不能平息。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苏沐双手用力一撑,起身快步走向胖子与张子义二人。

突然间,他的目光瞥见了地面上的一些字,他盯着那些歪歪扭扭的字体,轻声念道:“逝者已矣,勿需悲恸。”

“当务之需是要尽可能的提升你的实力,刑天族之人已逃离,但必定不会就此罢休。”

“我遭秘法反噬,当你看到这几句话时我已陷入深度沉睡,至少一个月的时间都不能再现身,你需小心。”

“至于那二人可用木之元素的生命之种来治愈,言尽。”

苏沐的双眸微微迷茫,这一次又是灵儿救了他。

他低声喃喃道:“灵儿,我该如何来报答你这份比天还高,比海还深的恩情……”

说完,他立马转身跑向胖子二人。

而他的目光是如此的迅速,不带一丝犹豫,似乎是在逃避着什么。

他知道,自己的内心害怕着,不相信着,可终究没法面对……

走到胖子与张子义一旁时,苏沐的眉毛突然深深一沉,因为这二人受的伤太严重了!

胖子的腹部处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狰狞伤痕,原本可以导致流血而死的伤口,此刻却被一丝丝随时要熄灭的红光护佑着。

胖子的脸色苍白的吓人,深深的陷入了昏厥之中。

而一旁的张子义全身上下则是没有任何伤痕,但在他的眉心间却有着两道不同的光芒互相碰撞且消弭着。

一道为黑,一道为红。

……

苏沐将手掌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胸膛上,轻声道:“灵儿……”

随后他闭上了双目,内视着来自那闭眼后的黑暗世界,他的心神轻轻呼唤着那一道充满生命气息的木之元素。

随后,在他的身体周围则是慢慢出现一些绿色的光点。

而随着那些绿色光点的出现,本就布满疮痍的大地以及那生机消散的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