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美好的品德。

这一次,郁君策和姜知言就很好地诠释着这份美德,看到郁南衍的那一刻两人同时低下头,一副我不是这个星球人的模样。

郁南衍:呵。

“吃饭。”

姜知言此时哪还吃得下饭,她昨天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老板你眼睛会发光吗?还有那句郁妈妈……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正在姜知言脑无限循环播放。

人这一辈子为什么这么长!

拜托让她一睡不醒吧!

“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再去蹦极。”

看这两个家伙械般低头吃饭,估计也没心情去蹦极,而且醉完人肯定也还不舒服,郁南衍直接做了决定。

“哥——”

郁君策率先抬起头,比起姜知言的举动,他觉得自己大概还算好?

“我接下去一定好好工作,你说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哇,好狡猾!

姜知言瞬间抬头看向郁君策,她下一秒也赶紧表态。

“老、南衍我错了,昨天都是我喝醉了胡说的,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要是我再喝,就让君策长痘痘!”

“哇靠,知言姐你过分了!哥我以后也不喝酒,除非你让我喝!我要是违背誓言,知言姐就胖十斤!”

郁南衍完全不想理这两个幼稚的家伙,只是把饭菜挪远些,谁知道它们会不会被不明物体污染。

看似在拌嘴,实际上还在默默观察郁南衍反应的姜知言和郁君策互相眨了下眼睛。

——没事了吧?

——应该没事了,我们撤吧?

——撤!等你哥忙起来肯定就忘了!

“南衍,我吃好了,我想再去睡会儿。”

“我也是我也是,哥我们不打扰你了。”

说完,不等郁南衍回复,这两人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郁南衍面前,会忍术都没他们速度快。

这个偌大的套房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良久后,一声极轻的笑声突兀出现又飞快消失,快的好像是错觉。

郁南衍起身走向房间的阳台,要是半年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半年后会这样站在一个城市酒店阳台上,不是出差不是工作,只是单纯的……来玩?

只是半年而已,他为什么觉得自己过的比以前几年都精彩?

郁南衍以前一直认为自己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只能在不断工作和新挑战获得,可这段时间他似乎有了一丝动摇。

要知道以郁南衍的倔性子,以前郁老爷子不知道费过多少力气都扭不过来,他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有时候甚至会把墙砸了都不一定回头。

只不过…才半年。

不仅是他,他身边的人好像也有了一些变化。

郁君策,是郁老爷子兄弟的孙子,姜知言从未听他提起过父母的事,她也从来没问过。

其实郁君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而他那位父亲又是个胸无大志的,只想靠着郁家这棵大树能乘个凉,生平最大爱好就是——女人。

郁君策底下有个弟弟,两个妹妹,最大的弟弟也不过比他小两个月,都是同父异母。

其他没闹上门的弟弟妹妹或者哥哥姐姐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情况下可以看出郁君策小时候生活的并不好。

郁家旁支真的挺多,亲戚之间向来捧高踩低,小孩子之间这样的也不在少数。

郁君策就是有一次被欺负时刚好被郁南衍救了,作为比他要大五岁的哥哥,而且还是本家出色到整个圈子都有耳闻的人。

那时候的郁君策简直把郁南衍当成救世主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