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擂台上瞬间变了场景,变成了微缩的沼泽地形,两名选手仿佛被缩小了放在了沼泽场景里。

不过观众席上的玩家可以根据需要放大缩小场景使比赛便于观看。

沼泽场景主题颜色是带着污秽感的暗绿色,稀稀拉拉半死不活的覆盖着青苔的树木,地上分布着一些烂泥潭,还在不停的冒着气泡,即便是观看都能让人感觉自己闻到了那种腐烂的味道。

泥谭里漂浮着些快腐烂的木头,再仔细一看那就不是木头都是一头头的鳄鱼,泥塘的间隙长者高高的芦苇,风一吹芦花飘扬。

修罗殿的血饮一进沼泽就迅速落到了地上消失不见了应该是用了隐身类的术法要不然他鲜红的长发和袍子一定会暴露他。

而天空机械城的鞭挞者则静静的待在半空中,也不害怕被当成靶子。

等了有一两分钟,就见一股股绿色的烟从沼泽的草木上飘了起来,向空中的鞭挞者飘了过去,应该是血饮出手了。

李二虎本来以为是毒气一类的,结果这时耳边传来了时光豆的声音:“看起来血饮玩家是来自市楼域南荒的玩家,这瘟蝗蛊看起来很霸道啊,就不知道是得了绿袍老祖还是天蚕仙娘的传承,现在玩虫子的玩家比较罕见啊。”

这绿烟是虫子构成的?李二虎心中好奇把场景拉近再拉近才看清,一股股的绿烟全是绿色蝗虫构成,这蝗虫身上带着狰狞的倒刺,咀嚼式口器一张一合闪着金属色的光。

半空中的鞭挞者从身上掏出来了一个喷火器,喷出了熊熊烈火迎上了绿烟,只听噼里啪啦声音就见虫子尸体向下雨般坠下。

“虽然鞭挞者拿着的看上去像是喷火器,不过从火的颜色和强度来看应该是一套出自华山派的都天烈火旗”这时时光豆的讲解又及时出现了。

看到瘟蝗蛊损失过大不能建功,血饮及时把绿烟收了回去。

然后从沼泽地的烂泥潭里,跳出了几十只蛤蟆,同时向空中的鞭挞者吐出散发着暗蓝磷光的光箭。

鞭挞者依旧浮在空中身上撑开了一个蛋形的保护罩光箭打在上面泛起阵阵涟漪,又掏出来了一把加特林机枪向着地面疯狂扫射起来。

“呵呵!这就是天空机械城的招牌法器火神炮了,”主持人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猜应该是天工派的机关爆裂箭加了些手段打造的,在大规模的帮派战中非常犀利。”

只听见啪!啪!子弹的爆裂声,地面上的蛤蟆、枯枝败叶连烂泥潭里的鳄鱼统统打的血花四溅。

鞭挞者好像对自己一直被动反击感觉不满,身上的机甲一下子冒出来了,十几根枪管向四周全方位无死角的扫射起来。

忽然鞭挞者面色一肃冷冷的说:“老鼠,我抓到你了!”

接着变身一架飞机就像场景中一个角落飞去,火神炮的射击也一直锁定了一个没停。

沼泽场景的一个角落现出了血饮的身影,身上被打的血花四溅头上的血条也在急速降低,接着身化血光在场地中四处逃窜,看来被鞭挞者追上打死只是时间问题了。

但过了不过5、6秒,鞭挞者忽然停止了追击惨叫一声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白光。

这反转看的周围的观众一头雾水,明明是鞭挞者强势碾压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挂了。

这是时光豆的声音又在观众席响起:“恭喜修罗殿的血饮玩家获得了本次的胜利大家为他欢呼吧!”

“我想大家应该都没看懂发生了什么吧?现在我给大家复盘一下最后的几秒。”

接着擂台上升起了一个大屏幕以慢镜头播放着最后几秒的画面。

“看这里还有这里,这几个点,我用红色圆圈标出来了,”时光豆给大家在屏幕上做了几个标记,“放大看。”